<acronym id="cgiue"></acronym>
<div id="cgiue"></div>
<rt id="cgiue"><small id="cgiue"></small></rt>
<acronym id="cgiue"><small id="cgiue"></small></acronym>
<rt id="cgiue"><small id="cgiue"></small></r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今天是: 
  • 荀子勸學

  • 5
  • 友誼如玉,尤需精心雕琢(大使隨...

  • 6
  • 傅山訪王晤的傳說(圖)

  • 7
  • 道家養生思想

  • 8
  • 柏洼山——傳奇

  • 9
  • 文學為“中國夢”助力

  • 10
  • 含烏頭堿的“毒芝麻粉”可能還有...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當家名篇歷代名家 > 論傅山的人文精神
    詳細信息

    字號:   

    論傅山的人文精神

    瀏覽次數: 日期:2015年9月18日 15:51

    轉自:http://blog.sina.com.cn/zhydr 

      傅山作為啟蒙思想家,是一個卓越的人文主義者,他是中華文化中璀璨的人文文化的繼承和發揚者。人文精神,是指對人的生命存在和人的尊嚴、價值、意義的理解和把握,以及對價值理想、精神家園的執著追求的總和。人文精神既是一種形而上的追求,也是形而下的反思。它不僅僅是道德價值本身,而且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權利和責任。一、批判精神

      傅山在明末“天崩地解”的強烈悲憤中,在商品經濟繁榮、市民階層張揚“人私”和追求個性價值合理性的刺激下,培育了堅韌不拔的個性人格,始終如一的批判精神。他沖破了“書生故紙萬重圍”的桎梏,投身于救時濟世的社會實踐;他直刺當時主導意識形態,凸顯“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氣魄。他從形而上與形而下的兩個層面表現批判精神。

     從形而上層面來體察,哲學追根究底的反思精神就意蘊著批判,批判才能深刻揭示和體認事物的真容。作為當時主導意識形態和士子們科舉考試圭臬的程朱理學,已被視為神圣不可侵犯的教條。傅山把批判之矛投向不傳之學的“遺經”,他指出“今所行‘五經’、‘四書’注,一代之王制,非千古之道統也。注疏泛濫矣,其精處非后儒所及,不可不知”(《雜記一》,《霜紅龕集》卷36,第999頁)。盡管程朱等人的“四書五經”的注疏,被欽定為正統意識形態的教科書和科舉考試的官方標準,但傅山指出:“可惜一本好《大學》,折得亂騰騰地”(《雜記》一,《霜紅龕集》卷36,第994頁)。意即程朱等人的注疏并未盡精微,真正體知其精粹意蘊,亦非千古之道統的傳承和使圣人之道煥然復明于世的繼承者。這就從根基上否定其神圣性。

    從形而下層面來審察,理是社會倫理活動的根據,國家典章制度的終極依據,社會倫理活動、國家典章制度是理的形而下的表現。禮即理也,對禮的批判即是對理的外在表現的批判,也是對禮的行為規范的綱常倫理的批判。譬如為偷孝之美名,“人有父死,而哀毀廬墓,幾至于滅性者,而孝之名歸焉。鄰遂有其母死,而亦效其哀毀以幾滅性,蓋知孝之為美名”(《禮解》,《霜紅龕集》卷31,第828頁)。為獲得孝子美名而孝,是乃非其孝而孝之,便導致“孝喪世,世亦喪孝”的惡果。猶如“非其忠而忠之,忠喪世,世亦喪忠。非其親而親之,曰禮也,非禮也,……非其君而君之,曰禮也,非禮也”(同上,第828829頁)。

     傅山對理學、對時弊的形而上下的批判、具有尖銳性、深刻性。這種反常法的批判精神,是其生命智慧的深邃的覺解。二、主體精神

     對當時主導意識形態理學的形而上下的批判,是為了發現主體自我,喚起主體精神的覺醒,定位主體自我身份,重估主體自我價值,挺立主體自我的主心骨。元明兩代統治者欽定以“四書”、“五經”為科舉取士的程式,解釋以程朱理學家注解為依據,理學成為士子們為獲取功名利祿的工具,理學的教條化,也就喪失了其生命的智慧。士子們獨立思考的主體精神被遮蔽,而“只在注腳中討分曉,此之謂鉆故紙,此之謂蠹魚”(《雜記一》,《霜紅龕集》卷36,第994頁)。傅山稱此種人為奴人或“奴儒”。

    傅山認為,奴儒的奴性有:

    一是“死狗扶不上墻”。“若奴人,不曾究得人心空靈法界,單單靠定前人一半句注腳,說我是有本之學,正是咬齒困人腳后跟底貨,大是死狗扶不上墻也”(《雜記一》,《霜紅龕集》卷36,第1002頁)。

    二是“矮人觀場”。“矮人觀場,人好亦好,瞎子隨笑所笑,不差山漢柑子,直罵酸辣,還是率性好惡而隨人夸美,咬牙捩舍,死作知味之狀,苦斯極矣”(《雜記二》,《霜紅龕集》卷37,第10201021頁)。矮人在戲臺下人群中看戲,根本看不到戲臺上表演的演員和演什么戲,自己無真見,隨人說好為好,所笑而笑,隨聲附和。

    三是“為狗為鼠”。“不拘甚事,只不要奴,奴了,隨他巧妙雕鉆,為狗為鼠已耳”(《雜記三》,《霜紅龕集》卷38,第1054頁)。

    一個社會、國家、士子們若如此,這不僅是個人的悲哀,國家的悲哀,也是社會的墮落。如此,必須采取“掃蕩”的激烈方法。“天地有腹疾,奴物生其中。神醫須武圣,掃蕩奏奇功”(《讀史》,《霜紅龕集》卷9,第249頁)。以天地喻國家社會,奴性的痼疾生長在國家社會中,既需要神醫起死回生的妙手,亦要有武圣的武器來掃蕩,雙管齊下,才能奏效。三、大愛精神

    傅山融突了孔子“泛愛眾”和墨子“兼相愛”的理念,以弘揚中華民族大愛精神。他說:“推其愛人之實,愛眾與愛寡相若若,但能愛寡而不能愛眾,不可謂愛也。世謂眾之在此世,我俱愛之,不見多與寡之在此世。”(《墨子大取篇釋》,《霜紅龕集》卷35,第973頁)愛眾就是大愛精神,而不是寡愛,只有愛眾,才可稱謂愛,反之愛寡不愛眾,不可稱謂愛,這就把愛的范圍、外延作了規定。

    傅山從愛眾的大愛精神出發,高揚無差等的平等思想,并在愛人要講實效思想指導下,他提倡男女自由平等,批判不自由平等禮教“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如此真有餓不殺底一個養法”(《墨子大取篇釋》,《霜紅龕集》卷35,第973頁)。

    愛眾的大愛精神,既然愛無差等,那就一視同仁,平等相處。“王侯皆真正崇高圣賢,不事乃為高尚。其余所謂王侯者,非王侯,而不事之,正平等耳,何高尚之有?”(《蠱上解》,《霜紅龕集》卷31,第833頁)王侯有真與非真之別,真正的王侯,他們像圣賢那樣崇高,與民平等,不用人侍奉;不是真正的王侯,不應侍奉他們,這是真正平等。這是對現實社會不平等的不滿,提倡君民平等。傅山從君民平等視閾以觀國家天下,“后世之據崇高者,只知其名之既立,尊而可以常有。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人之天下也”(《讀子一》,《霜紅龕集》卷32,第856頁。按:“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之天下也”曾見于《呂氏春秋·貴公篇》。)。天下不是君主一人的天下,是天下民眾的天下,這種天下意識,既意蘊著天下人平等的理念,亦包含著以擔當天下為己任的意思,也是對不平等的君主專制制度的批判。四、餐采精神

    “餐采”是指開放思想、沖破偏囿、偏愛,博采廣食,獲取各種營養,以便茁壯成長。傅山以“餐采”喻作學問,作為做學問的重要理論原則,體現了其理性精神。“無如失心之士,毫無餐采。致使如來本跡大明中天而不見,諸子著述云雷鼓震而不聞,蓋其迷也就矣。雖有欲抉昏蒙之目,拔滯溺之身者,亦將如之何哉”?。ā吨乜提屽瘸傻烙洈ⅰ?,《霜紅龕集》卷16,第476頁,按:有人認為此文非傅山所作,但以他對諸子的體認來看,思想近似。)當是之時,思想被作為主導意識形態的程朱理學所禁錮,詮釋的依傍文本被作為“新經學”的《四書》集注所桎梏,文風學風被八股文所緊箍。在這種學術文化專制的情景下,傅山提倡開放的學術文化餐采精神,具有巨大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明代,經書是統治意識形態的理論依據,是社會倫理道德、三綱五常的根本原則的載體,是人們思維方式、為人處事的標準規范的文本。在這種情景下,以經為正統、正宗,以子為異端。傅山扶植子學,經子平等,實是對經書正統、正宗的沖擊。他甚至以諸子和佛典高于經。“吾以《管子》、《莊子》、《列子》、《楞嚴》、《唯識》、《毗婆》諸論,約略參同,益知所謂儒者之不濟事也。釋氏說斷滅處,敢說過不斷滅,若儒家似專專斷滅處做功夫,卻實實不能斷滅”(《管子》,《霜紅龕集》卷34,第963頁)。這無疑于宣揚異端,動搖經書的霸主地位。這樣傅山也把自己置于異端的位置上。“道頷光塵妙,心參日月禪。異端辭不得,真諦共誰詮。自把孤舟舵,相將寶筏牽。灶觚垂畏避,薪膽待因緣。吐鳳聊庭過,雕蟲愧祖先”(《覽巖徑詩即事回復連一百韻示眉并兩孫》,《霜紅龕集》卷11,第301頁)。“異端辭不得”,表明了自己的心態,他要頂住種種壓力,不避狂風巨浪,“自把孤舟舵”,詮釋天地萬物的真諦,而不愧對祖先。這種追求真諦的精神,正是餐采所要通達的目標。五、革新精神

    傅山的批判精神、主體精神、大愛精神、餐采精神,都體現了革新精神。

    革新就是革故鼎新,不革故的復古,是與時代發展相悖。“世日異,而治日變,時然乎哉”?。ā短斓仄?,《莊子批注》手稿)時勢和社會日新月異,治世的戰略策略、典章法規、價值觀念亦隨之而變,沒有萬古不變的“宗祖之法”,而只有一個時代的一個時代的法。他提醒人們,時勢瞬息萬變,“轉眼為陳人”。人生苦短,要與時偕行,才不會使自己轉眼已成為陳人。

    傅山以這種思想激勵自己,使自己思想日新而日日新,而不斷提出革新的主張,進行革新的實踐。一是他提出“反常之論”。反常就是反“祖宗之法不可變”的常,反傳統守舊之常。“貧道著編《性史》,深論孝友之理,于古今常變多所發明。取二十一史應在《孝友傳》而不入者,與在《孝友傳》而不足為經者,兼以近代所聞見者,去取軒輊之……然皆反常之論。不存此書者,天也”(《文訓》,《霜紅龕集》卷25,第671672頁)。說明《性史》是反常的革新之作。二是他主張“法無法”革新論。他說:“法本法無法,吾家文所來。法家謂之野,不野胡為哉”?。ā犊拮釉?middot;哭文章》,《霜紅龕集》卷14,第383頁)這里“法”是指文章的成法、法則,如唐宋法度或八股文,“法無法”是效法未成法的新法,意即沖破像唐宋八股文等的舊法,而創造一種“野”法,即新法。又如作詩,當時有人批評傅山“君詩不合古法”,傅山回應說:“我亦不曾作詩,亦不知古法,即使知之亦不用。嗚呼!古是個甚!若如此言,杜老是頭一個不知法三百篇底。”(《杜遇余論》,《霜紅龕集》卷30,第819頁)若死守古法,杜甫就是頭一個不知法古法的人。“古是個甚”,道出了革故鼎新的氣魄。

    “學之所益者淺,體之所安者深”。體貼傅山思想之深,才能體認其本真。

     

     
     

     

    所屬類別: 歷代名家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聯系我們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并州南路西一巷12號
    電 話:0351-7087461

    掃描二維碼關注
    荀子書院官方微信

    主辦單位山西曙光國際傳媒有限責任公司山西曙光清宇科貿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荀子書院  Copyright © 2015,  sxfush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晉ICP備13000996  中企動力提供網站建設  后臺管理

    友谊县| 阿勒泰市| 胶南市| 新竹市| 绥芬河市| 习水县| 巧家县| 类乌齐县| 巴彦淖尔市| 克东县| 当涂县| 蒙城县| 伊金霍洛旗| 高阳县| 绥江县| 江北区| 剑阁县| 滨海县| 灵武市| 汉源县| 永康市| 定安县| 顺昌县| 谢通门县| 望都县| 旌德县| 望谟县| 巴里| 镶黄旗| 永新县| 鹿邑县| 钟山县| 柞水县| 塔城市| 西青区| 大厂| 基隆市| 灵台县| 贡嘎县| 城口县| 郯城县| 北安市| 图木舒克市| 米脂县| 梅州市| 鄂伦春自治旗| 湾仔区| 丹棱县| 读书| 新建县| 礼泉县| 尉犁县| 抚州市| 阳西县| 察隅县| 丽江市| 德格县| 谷城县| 宁海县| 宝坻区|